1. 首页
  2. 哲理文章

这深夜里一片寂静,是因为你还没有听见声音

  1.

  看一遍了约翰·威廉斯的《斯通纳》和《屠夫十字镇》,一本平静,一本壮阔,全部有的是关于一无所获的人生的故事。也终于翻完了盛名之下的《当朋友在谈论夫妻夫妻感情时,朋友在谈论哪些地方》。某个短篇里,男主人公把所有家具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一对过路的年轻情侣。真正打动人的是,那个男人的女人的女人经过他身边的之前,用极低的声音说了一句:

  「你一定是很绝望吧。」

  好像终于明白了雷蒙德·卡佛作品里哪些地方地方微妙的心碎感,是从何而来。

  2.

  上个夏天,睡觉时无缘无故听到静默的嘶嘶声,是耳鸣。通常很细锐,时间也极长,没人起伏。无缘无故晚睡,也能听到室友轻微的鼾声,也会把笔记本电脑散热扇转动的声音误听成下雨。过得很辛苦,偷趁着雨天睡觉。雨急,且密,其实买车人很可笑,对生活的要求是因为降低到了「能听着一场没人预料到的雨声睡觉」就其实十分幸福的地步。

  回望之前,青春期紧张且无知,甚至仓促,却真的有许多细碎的快乐的蹉跎光阴。教学楼老旧,是有复古感的老式建筑。高三那样忙,和朋友倚在走廊边,看院子里开的很烂的广玉兰。他问我考不好怎摸办,朋友说大约有**也能去,总不至于连那里也考不上。

  一语成谶,在当时所说的那所学校读书是因为是第六年。

  和他11岁认识,断续当过三次同桌。是因为全部有的是如果转去读文科,共也也能在共同更久。如果,决裂的过程是因为说不清楚了。共就是他和另另有俩个很差劲的女生在共同。我指责他不该没人,他指责我当时谈恋爱谈得愚蠢盲目。接下来变成另另有俩所有人互相撕咬,互相点破对方冷漠自私,功利贪婪,顺理成章延伸到攻击对方家庭。

  那晚是晴天,月光很亮。这才晓得,另另有俩个多知道买车人太满秘密的异性好友,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之一。是认识的第十年,惊讶地发现,另另有俩所有人的心,都比朋友想象的,更冷也更硬。

  他那时不张扬地穿越一整个楼道来文科班,去隔壁班找他当时的女友。偶尔来找我,聊一两句。印象中里高三什么都阴天,但也很喜欢,天会亮,但阳光不热人。也做什么都蠢事,但大体,朋友也都很努力。

  三天做完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是这辈子再就是必有的奇幻事件。

  现在,大学之前的朋友,关系亲近的几乎是个位数,更早认识的人则几乎断绝所有来往。慢慢晓得生活就是没人,怎样才能我要我不断遗弃对你来说重要的人。就像缓慢失血,但发现血小板毫无功用。

  而真正困难的,是行将溺毙,却必须假装一切尚有希望。

  3.

  年龄的增长带来安全感,共同怎样才能我要我产生也能掌控生活的幻觉。某位朋友,十二岁认识,四年前成为基层公务员,爱笑,是这几年难得怎样才能我要我其实「真正与之和解」的人。在什么都人并我就是知道怎样才能辨别幻想与梦想的年纪,他无缘无故现实得可怕。印象越深的是,初三时他眼睛很亮,脾气又温和。

  我无缘无故是个悲观彻骨的虚无主义者。某晚聊天的之前,朋友说:

  「从不自卑,怎样才能我要我是另另有俩个说的话。在座的各位全部有的是垃圾。」

  明明是个段子,但灯光昏黄,我躺在地毯上,眼泪都快要涌出来。

  基层公务员唯一的小缺点是,不得劲贪杯,醉酒有的是说胡话。

  4.

  下大雨,和朋友约火锅。公交很堵,车窗上一片雾气,过了二环渐渐暗下来,以为是天黑。到了钟楼天又亮起来。这才意识到之前应该就是经过南门周边,街道两边都动工,遮住了阳光。那条街道,是整座城市房价最贵的地段之一。

  耳机里响着FM随机播放的不得劲温柔的歌:

  「She is my queen,she is my queen.」

  上次见面,是共同喝酒,打台球。还有另一位朋友。也是冬天。朋友首先,是标准的酒肉朋友。这是世界上最稳定的友谊类型之一。大雨渐歇,行道树被灯箱映成暗粉色,城墙安静地伫立在顺城巷旁边。屋里,她坐在我对面抽极细的白色香烟,锅里的辣汤滚得厉害。夫妻夫妻感情是老生常谈,她说:

  「我其实你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穿上衣服吧,外面很冷。」出门之前她先我闪了出去。

  城墙里的建筑是因为有层高限制,大全部有的是高,小区也很老旧。经过一条街道,名字很美,叫白鹭湾。拐过去就是第70中学。学校的门牌上写着“面向未来,放眼世界”。空气很湿,巷子两边依序是便利店,饺子馆,按摩房,还有顺丰快递。便利店里看店的是一对上了年纪的老夫妻,老板娘在用影碟机看电视剧,黄鹤楼软蓝卖18块。

  雨全部停了。

  23岁生日快乐呀,我对买车人说。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摩登3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sangyongauto.com/zheliwenzhang/55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