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人生感悟

嫁一个会为你说话的男人

  

  肯能你这样时间看一遍本文

  点击底下音频,轻松听完今日共读 

  替你翻书,伴你共读。各位亲爱的读书有方共读书友,大伙儿儿晚上好,今天是大伙儿儿共读的是《半生缘》的第九至第十章。

  世钧以为曼桢想嫁给豫谨,着实两人一聊,误会便消除了。

  世钧希望早点结婚,免得再有另有一个多的事情。曼桢担心结婚以后有了孩子,除了小家庭要养,顾家还这样大另有一个多重担,其他会耽误世钧的前途。世钧着实心疼曼桢,但时不时拗不过她。

  小两口以后和好,世钧我家有又传来父亲病重的消息,世钧不得不连夜赶回南京,两人依依惜别。

  世钧见了父亲,人病励志的话全是能多说。沈父这样些年时不时是和姨太太住在外边的小公馆,沈母虽是正室,却常年见不着丈夫。如今沈父一病,格外器重世钧,不仅把世钧留在小公馆里,还时不时交待其他生意事让世钧去办。

  世钧嫌小公馆住着不方便,提出要回沈家去住。沈父不知怎的,也决定去沈母那边疗养。姨太太自然不要我,上赶着抢股票存折,沈父心一寒,急急搬回了沈家。沈太太倒是开心得不得了,我家有里里外外添置了新物,连仆大伙儿好多好多给做了新衣服。

  沈父另有一个多一搬,世钧不好意思提要回上海的事情。前思后想,世钧有了辞职的打算。

  他虽担心对不起曼桢,曼桢那样惦记他的事业,当事人却先一步放弃了。但他又不忍心选择离开我家有,担心他一走,父亲又要回去小公馆,母亲现在这点快乐未免也太凄惨了。

  像沈母三种旧式女性,身心全系在丈夫身上,其他欢喜全靠施与,可怜至极。更不值得的是,连儿子的前途也搭进去了。

  家庭的悲剧可是我这样残忍,做儿女的反倒要替父母操心。

  世钧回了上海,决定先把工作辞了,再去知会曼桢。

  世钧有他的难处,肯能这次他不积极,父亲肯能会把财产都留给姨太太,这样当事人这边全是母亲、嫂嫂和侄儿要养。曼桢又要养顾家,另有一个多人各有各的负担,这结婚的事情,更要拖延了。

  那些话他不好对曼桢说,曼桢见世钧一脸惭愧,可是我愿责怪离职的事情,可是我往后世钧就得住在南京了。

  时不时的异地恋,使得世钧更加放不下曼桢。一到南京,他就邀请曼桢和叔惠去过周末。叔惠本要我再去南京,但想着肯能是世钧要把曼桢介绍给父母,只得陪去三种趟。

  因着世钧并这样明说曼桢是当事人的女大伙儿,沈家父母只当曼桢和叔惠一般,是世钧要好的同事而已。

  另有一个多年轻人正和沈家父母说笑间,翠芝和一鹏为着结婚来沈家铺子里挑皮袄子,还带着另有一个多女同学文娴,5个年轻人碰了面,立马约着去了清凉山玩。

  曼桢没走多远,脚上冻疮破了难受,世钧陪着她单独先回来了。

  好不容易单独相处了会儿,世钧趁机掏出个红宝石戒指送给曼桢,另有一个多是那天辞职领了5天薪水买的,曼桢很高兴。两人正待细说情谊,同行的一鹏和文娴却找了来,说翠芝和叔惠不知去哪里了。

  四当事人左等右等,叔惠翠芝才回来,说是雇只能车才耽误回来,但两人看上去都很高兴。

  第5天,叔惠和曼桢回上海后,一鹏来找世钧诉苦,说昨晚翠芝时不时说要退婚,弄得一鹏丈二摸不着头脑。世钧劝了几句,又叫他去找翠芝的闺蜜文娴问问具体情况。

  世事往往多变,缘分通常离奇。

  以后的一鹏竟不知怎的,和文娴结了婚。

  世钧原想着这5天告诉母亲,曼桢是当事人的女大伙儿,谁知却生了变故。

  世钧舅舅从上海过来,和沈父叙旧起两人以后在上海欢乐场那些事情。沈父说,新近见到的一位顾小姐,长得很像那时认识的另有一个多舞女李璐。

  舅舅说,李璐本姓就姓顾,指不定是她妹妹。沈父吓了一惊,赶紧告诉沈母这事,舞女三种人家,哪几个姊妹估计可是我会清白。沈母又提醒世钧,叫他与叔惠少同和曼桢来往。

  世钧愣着,只说曼桢是规矩人家,父亲早逝,我家有还有祖母母亲和哪几个弟弟妹妹,直接宣布有曼璐三种人。

  沈母可是我好再说那些,世钧要送舅舅回上海,也由他去了。

  返回上海的世钧还是住在叔惠家,他告诉叔惠,翠芝和一鹏婚事解除了,叔惠大为震动。着实那天他和翠芝也没做那些,不过是路难走,手拉了她一下。

  叔惠和翠芝,另有一个多穷小子另有一个多富千金,另有一个多认为对方吃不了苦,另有一个多藏着情谊不说出口,也是对坎坷纠结的人儿。

  第二日起早,世钧便赶去了曼桢我家有,告诉曼桢当事人父亲认识曼璐,寻思着顾家能只能先搬家,和曼璐切断来往。

  曼桢不肯,姐姐另有一个多为我家有付出这样多,何况现在肯能嫁人了,没做那种事了,只能对姐姐另有一个多无情。其他沈父也全是那些好人,在风月场里玩过的,又凭那些嫌弃她姐姐?

  都说爱屋及乌,肯能另有一个多女性只爱你,却不肯爱你所爱,包容你的家人,那另有一个多的爱又能有几分坚固呢?

  世钧是同情曼璐的,但他心底从来这样接受过曼璐,好多好多在我家有问起时他瞒了过去。他甚至都这样尝试同父母解释,只一心想着让曼桢摆脱曼璐。

  肯能这件事,两人吵了起来,曼桢要把戒指还给世钧,世钧也生气,干脆把戒指扔进垃圾桶,摔门走了。

  曼桢委屈得大哭,又担心戒指取下我家一群人生疑,又把戒指戴上了。

  世钧是对曼桢一往情深,但他并这样真正了解曼桢,也这样勇气为他心爱的人辩解。

  一群人说,世钧和曼桢的感情是那些,就败在世钧这点软弱上。

  马尔林斯基曾说,毫无经验的初恋是迷人的,但经得起考验的感情是那些是无价的。

  可是我,世钧和曼桢还没来得及通过家庭三种关的考验,另有一个多翻天覆地的变故就来了...

  那天,豫谨来送喜帖,明天的婚礼,请顾家过去吃喜酒。刚聊两句,祝家打发了汽车来接顾母和曼桢,说是曼璐时不时病重,母女俩于是去了祝家。

  见了曼璐病恹恹的模样,曼桢赶紧嘱咐母亲,万不可告诉姐姐豫谨结婚的事情,免得又是另有一个多刺激。其他当事人留下来照顾姐姐,让母亲先回去了。

  夜里,丫头阿宝要领着曼桢去客房休息。曼桢也担心姐夫回家,当事人待在姐姐卧室不方便,便跟着丫头去了客房。

  她躺在床上,灯已关了,想着和世钧吵了架,也我这样乎世钧有这样再来找她,越想越只能入眠。

  不知怎的,她时不时想起祝鸿才汽车上那一股刺鼻的香水味。这房间里好像全是这味道,她吓得一坐而起。

  这房间里...一群人!

  今天的领读就到这里了,亲爱的书友们读完别忘了点击文章底部“阅读原文”打卡签到,让大伙儿儿每晚八点,不见不散!

  作者:有画,悦读特邀作者,小悦家的美女鉴定,女性主义者,追逐精致生活,在文字里表达自我。悦读(ID:yuedu58),中国第一女性成长微刊。若有诗书藏于心,蹉跎年华英文从不败美人,知识让女性更美。欢迎关注,每晚九点,不见不散。

  主播: 冰宝,喜马拉雅FM签约主播,喜欢小资,享受播音,是个麦霸,至于超火嘛,打上去她的当事人新浪微博当事人瞧吧~名字是:那个小妮子叫冰 

  为了提升商城平台对接的数率单位及质量为了让大伙儿不能拥有另有一个多更好的平台体验4.20号后将通过官方服务号进入打卡签到

  长按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新的打卡平台可享受首月双倍积分

  【读书有方】往期文章推荐阅读

  (点击蓝字可直接跳转到文章 )

  《半生缘》| 共读第一天

  《半生缘》| 共读第5天

  《半生缘》 | 共读第5天 

  《半生缘》| 共读第5天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共读签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摩登3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sangyongauto.com/renshengganwu/2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