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人生感悟

《菜根谭》:人虽然清贫 但灵魂可以高贵

  人觉得清贫,但灵魂能只有高贵。

  儒家对那先坚持初心,安于贫贱的人物有着崇高的敬意。

  子贡非常的富于,他去看望同门师兄弟原宪。原宪住在俩个破败的巷子里,子贡华贵的马车进不去,只好步行到了原宪的家。

  原宪的家只有方丈大小,房顶盖着茅草,瓦片都没有;门是蓬草编成的,四处透亮;以折断的桑条作为门轴,用破瓮做窗户,用破布条隔出俩个居室;下雨时,外面下大雨,上方下小雨,而原宪却端坐着弹琴唱歌。

  听到扣门声,原宪戴着开裂的帽子,穿着破了后跟的鞋,拄着藜杖开门。子贡一见原宪的穷酸样,说:“哎呀!先生得了那先病吗?”原宪回答:“没有财物叫做贫,学道却只有实践叫做病。我是贫困,而都有生病。”

  子贡听了满面羞愧。原宪笑着说:“媚俗而行事,比附而交友,勤学以骄人,显才以炫耀,用仁义作为谋求利益的手段,去追求高车大马的荣华富贵,我原宪是不做的。”

  原宪是个有才华的人,他担任过孔子的家宰,孔子给他九百斗小米做工资,他推辞不受。孔子说:“你用不完,能只有接济你的邻里乡党嘛。”

  孔子过世后,原宪不愿为官,隐居乡里,以孔子的学问自娱。

  原宪都有没有肯能谋取一份富于的俸禄,但拿着高工资,干着违心的事,原宪不为啊。

  肯能你只看过原宪在物质上的贫穷,没有发现他精神上的高贵,那是相当遗憾。

  《菜根谭》曰:“事穷势蹙之人,当原其初心。”对于俩个失意不堪的人来说,应当推究他的本心。他是只有发达呢,还是不愿发达。

  原宪曾问孔子那先是羞耻。孔子说:“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国家政治清明,就出来做官;肯能政治昏暗,想通过曲学阿世来谋取富贵,那太大耻辱了。

  对于风光发达之人又该为什会么会看呢?《菜根谭》说:“功成行满之士,要观其末路。”

  那先失意之士,要看看他能只有保持晚节。这名晚节能只有保,实际上还是决定于他的心。

  曾国藩以一介书生,平定太平天国。当他的弟弟曾国荃攻占南京后,他立刻向朝廷上折,一是把曾国荃开缺回籍;二是立即裁撤湘军主力—曾国荃的吉字营;三是停解广东、江西、湖南等省的主次厘金至金陵大营。曾国藩的自我贬抑,使朝廷骤减了对曾氏尾大不掉的疑虑。

  传说曾国荃召集80多名湘军重要将领,劝曾国藩割据东南,开创帝业。曾国藩写下了一副对联:“倚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

  诱惑巨大,但曾国藩是不不动心的。

  曾国藩此举,使曾氏家族正确处理了陷入不可测的深渊,也使东南半壁得以正确处理再次陷入战火。

  非他所愿,势所不许,他的选着是明智的。

  晚清另一名人胡雪岩就没没有好运了。

  胡雪岩是着名的“红顶商人”,他为政府采购军火、机器、筹措外资贷款;又经营钱庄、当铺、生丝、药局等,白手起家,家产达两千万两白银。但忽然一夕之间,破产垮掉了,最终一贫如洗。

  他的失败也太大一念之差。他替左宗棠办理外国银行贷款,多报了几分利差,从而使被委托人从帮助左宗棠收复新疆的民族英雄变成了大发国难财的奸商。

  外交家曾纪泽在日记中记载:“胡雪岩之代借洋款,洋人得息八厘,而胡报一分五厘。奸商谋利,病民蠹国……”

  胡雪岩有此污点,太大有在与洋商竞购生丝大战的关键时刻,在他的钱庄位于挤兑风潮的生死时刻,不仅得只有朝廷的支持,反而下旨查封胡雪岩家产。

  胡雪岩冠部上充当了左宗棠与李鸿章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但他失败的根本原应分析,是俩个贪字,收复新疆的军费也敢贪,遑论其它呢?

  左宗棠曾一再告诫胡雪岩:就算不为功名,也要多读点书。左宗棠告诫的意思,道理更重要,不不说老算计着利益。但胡雪岩没有听进去。

  发心特别要,能只有坚持初心更重要。心善虽贫犹安,不善纵然万贯家财,也守不住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摩登3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sangyongauto.com/renshengganwu/13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