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情感文章

公公在病床上,还想再看女骗子一眼

  关注置顶?“疯子”,让他做你的树洞

  三花门里的疯子

  疯言疯语:

  女骗子!

  文:夏日

  01

  公公这半个月有点儿不对劲。

  陈馨手里洗着菜,眼睛止不住往客厅瞄,只见公公戴着老花镜,把手机举到手中,手里还笨拙地点着屏幕。

  虽说现在老年人还可不上能操控智能机,不过人家都会网上买些东西,哪其他同学像他一样整天跟人聊得不亦乐乎。

  陈馨心没得焉地开火炒菜,问你该如何劝他。

  可能实在闷,完正还可不上能跟小区大爷下象棋,整天在网上聊天,被人坑了都还帮人家数钱。

  都会陈馨想不不,统统骗子的更新数率没法来越快,就连她此人都会一定能躲过去,更何况哪些上了年纪的老人?

  夜幕降临,陈馨盯着满面笑容的公公,忧心忡忡地说:“爸,你想在网上交友我没意见,然后千万并不给她们转钱,现在骗子有点儿多。”

  公公认真地点头,附和说道:“我知道,哪些主动要钱的都会骗子,你放心,我还不至于没法糊涂。”

  提到这话,陈馨提着的心放下来,想着公公实在62,但也与否半个知识分子,应该不不上当。

  可没想到,或多或少想法变快就被推翻,让陈馨感到脸上或多或少疼。

  夜半老公张浩回家,问她为哪些公公的银行卡上少了几千块钱。

  陈馨顿时停住,公公下午没法出门,那笔钱还可不上能还可不上能是网上支付;他能操控好的软件还可不上能还可不上能微信,难道是被骗了?

  她越想越心急,等到第半个月一大早就急冲冲出去问道:“爸,您是都会给微信上的人转账了?我都会跟您说了那是骗子吗?”

  公公满脸疑惑:“我是转账了,可那是自愿的啊,如何能是骗子呢?”

  陈馨只实在天昏地暗,不管来家人如何强调,也逃不过骗子的手掌心。

  02

  自从公公被骗后,陈馨是真的感受到他的固执。

  不仅骗子信息不不看,还以死相逼不不去立案,问你的还以为骗子是他亲孩子!

  陈馨乜了眼被训的跟孙子一样的张浩,此人闪到一边,不管公公花出去哪几条钱,此人也无权不不干预。

  “爸,实在不行这笔钱我并不了,但您还可不上能并不再转了?咱们家……”

  张浩话还没说完,就被老爷子抬手打断:“你知道哪些?我是在帮助她,心甘情愿,没法被骗。”

  陈馨仔细听着隔壁屋的动静,手里不断扒拉着亲戚或多或少人圈。

  公公给一有三个小叫兰“美好生活”的女人先后转了六千块,那女人称此人命途多舛,但从未放弃过对美好生活的渴望。亲戚或多或少人圈的配图不化妆不美颜,无缘无故还来两句心灵鸡汤。

  每次俩人聊得开心时,骗子总会说最近生活困难,紧接着公公就会转账,安慰她要坚强。

  陈馨翻着都想笑,继“茶叶妹妹”和“虫草姑娘”后,新时代坚强女人也被拉出来啥日后?

  客厅外的父子俩说话声音没法大,陈馨连忙出去救场。

  “爸,我支持你。”陈馨不等老公反驳,连忙开口,“不过在网上资助无缘无故不方便,不如统统,我把她约出来,咱们见一面。”

  一时间,公公说不上来是哪些表情,期待中又带着点儿犹豫,眼睛眨巴几下才最终同意。

  03

  为了把幕后骗子引出来,陈馨不得不戏精上身,她先是借公公的账号聊天,接着吐露此人是个空巢老人,儿女远在外地只知道打钱,此人早就受不了了。

  骗子大喜,用然后的借口继续要钱,陈馨又称此人账户里钱不不,完正身家只剩一套房,可能亲戚或多或少人不介意一句话还可不上能来这里,在房产证添加个名。

  骗子从业这几年来,怕是没法见过统统大方的人,当场就要买机票。陈馨一边应允,一边联系警方,准备趁此可能将或多或少犯罪团伙一举读懂。

  “也许照片上或多或少人会来见我吗?”公公打开亲戚或多或少人圈,仔细观察那几张配图。

  “应该会吧?”陈馨直到现在还不敢在公公手中提骗子有三个小字,生怕他受到刺激后破坏计划。

  过了一会儿,公公起身翻箱倒柜,将相关证件一一找出来。陈馨连忙上去拦住,震惊地问道:“爸,你真准备过户呢?这统统一套房啊!”

  “这跟你哪些关系?房子是我的,我想要给谁就给谁。”公公挥手将她推向一边,满没得乎地说道,“你和张浩生活过没法好,并不不为难人家一有三个小女人?”

  陈馨满脸黑线,问你该说些哪些,骗子的威力就没法大?让老头不顾家人劝阻也要给房?

  一时间她刚结速后悔此人的多事,早知道就直接把骗子删掉,统统当初动作没法来越快,何苦惹出没法多事来?

  可惜可能通知警察,这步棋是无论如何也要走下去。

  桌上手机闪着绿灯,骗子发过来根小信息:我这半个月有点儿儿事儿,可不还可不上能让儿子替我去?

  陈馨想着到最后一有三个小也逃不了,就回了个好。

  04

  天上淅淅沥沥下着小雨,雨滴在屋檐上染出一层水汽,云压得极低,让他喘不过气来。

  老爷子完正不受天气困扰,带上雨伞背着包就准备出门,陈馨着急忙慌的穿戴好,紧跟在后面追出去。

  然后与骗子约在饭馆见面,陈馨算着时间还早,谁知公公迫不及待,硬要先坐公交去。陈馨如何也劝不动他,只好饿着肚子跟上去。

  等两人到时,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她依稀看得人有警察候在符近,紧张感略微缓解。

  过了二十分钟,一对年轻男女循着导航找过来,见面就抓住公公的手,声泪俱下地说终于见面了。

  公公表情顿时变了,颤抖着问为哪些跟照片上不一样。

  年轻男子哭的愈发起劲:“那是我妈,昨天她还可不上能还可不上能亲自来,可下楼的然后扭到脚,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她为了不食言,便让亲戚亲戚或多或少人过来见您。”

  公公眼泪当即落下,配上那有三个小骗子,活像走失孩子的相认现场。

  可几此人没来得及说上几句话,就被埋伏在此地的警察一举抓获,陈馨拉着公公往后退,可他却死命往前冲,嘴里还不断叫喊着:“亲戚亲戚或多或少人凭哪些抓人?轻点儿!”

  陈馨没松手,心里暗自吐槽,明明此人才是对他好的人,他如何看得人不见呢?

  05

  录完口供后可能是傍晚,公公黑着脸坐在车上,不吃不喝统统交流。累了一天,陈馨都会些烦躁,不得已喊来张浩,俩人好说歹说才让他喝了点儿牛奶

  “爸,都会也许您,人家警察都说那是骗子,你如何还执迷不悟?”张浩再也忍不住,将手里的牛奶盒摔进垃圾桶。

  “可能都会生活所迫,她如何去当骗子?”公公执迷不悟,仍在辩解,“简直谁都跟你一样有爹在旁边照顾?她一有三个小女人你知道多辛苦吗?”

  “有爹如何了?我成长路上您陪过我吗?我跟没爹哪些区别?”张浩暴怒,一句话挑破两人之间的尴尬情形。

  以陈馨的高度来看,公公或多或少父亲实在做得还可不上能位。当初他以矿区离家远为由,一年只回两次家,日常生活、人情世故全不管,只靠婆婆一人拉扯孩子。

  然后婆婆身体不好,没等到张浩成年就去世了,父子俩从那时才刚结速有交流。

  陈馨然后还以为公公的性子统统统统,可他能对骗子没法上心,当年为哪些就不管管此人孩子?

  看着公公涨红却又死不悔改的脸,陈馨实在事情没没法简单,可若是想要知道真相,还可不上能还可不上能从骗子下手。

  然后等警察那里一有消息的然后,陈馨马上去了解消息,那有三个小骗子年龄不大,很容易就供出同伙。

  据亲戚或多或少人交代,亲戚或多或少人圈里的那名女人是亲戚或多或少人在当地找的妇女,拍一张照片给10块钱。

  06

  等到陈馨火急火燎地找到那个女人后,却被占据的一切粉碎三观。

  她叫吴红,生活很困苦,从小就没法见过父亲,母亲前年因癌症去世,现在的老公工资一般,但胜在稳定。

  听到这里时,陈馨隐隐约约或多或少猜测,公公不与否她亲生父亲吧?她隐晦地问道想想要找到真相。

  吴红微笑着摇摇头,细碎的皱纹在脸上舒展开来,明明年龄相近,外形的差别却显而易见。

  吴红慢慢说道:“父亲或多或少角色在我的生命中空缺了不不,不管他当初可能哪些导致背叛我,我都会想再认回来,然后我现在的生活挺好的,没没法多想法。”

  临走前吴红还读懂她妈收藏的情书,后面的一句话火辣又充满爱意,而落款正是公公的名字。

  07

  或多或少碎片拼凑在同时,让当年的事情渐渐浮出水面。

  公公年轻时统统与吴红母亲相爱,甚至让她生下孩子,可来家却可能是个女孩而不同意这门亲事,硬是让他找了个门当户对的人结婚。

  吴红的母亲伤心过度,带着孩子远走他乡,问你吃了哪几条苦才把孩子抚养成人。

  而公公结婚后也没法担负起一有三个小丈夫的指责,对妻子不管不问;更没法成为一位好父亲,对孩子不理不睬。

  一有三个小女人的不负责,伤害了两位女人和每人及的孩子。临走前,陈馨留下一笔钱,与否替公公赔罪,也带着些心疼的导致在后面。

  人老了后无缘无故回想起当年的事情,最少是公公良心发现,实在此人当年犯下的错太沉重,才总想着补偿。

  而吴红脸上特殊的胎记也让他第一眼认出或多或少女儿,本想用房子来赔罪,却没料到陷进去的是个骗局。

  回家后,陈馨问你如何面对公公,更不清楚要并不将这件事情透漏给丈夫,现在来家的生活情形还还可不上能,可能揭露出来必定会引起腥风血雨。

  那天点外卖时,张浩偶然发现手机里的照片,最少是心里早有预料,他一下子就猜透事情真相,挽起袖子就准备质问公公。

  陈馨连忙抱住他的腰,拼命拦着。

  “他现在也统统个老头子,就算质问他还哪些用?”陈馨连忙解释,“看在他年龄比较大的份上,假装问你好不好?”

  张浩终于平静下来,捂在被子里如何叫统统出来。

  真相是需用时间去消化的,更何况是此人。陈馨端过去一杯热水,没法不不劝阻。

  屋子里一片寂静,只传来钟表滴答走动的声音,事情终究会在时间的流逝中湮灭。

  八月快要刚结速时,公公在路上被车撞到,幸好并无大碍,统统需用修养

  张浩想要去医院看护,统统想让妻子受苦,索性请了个护工照顾,夫妻俩只在空闲然后看上两眼。

  那天陈馨去探望时,公公正躺在床上哀嚎,说养了个白眼狼,生病了统统过来伺候。

  陈馨左耳进右耳出,权当此人是个透明人。

  临走时公公低声感叹道:“统统能找到我女儿就好了,贴心小棉袄,不不像不孝子一样无情。”

  陈馨假装没法听到,慢慢带上门,转身走出病房。

  真可惜啊,你的小棉袄连见你一面都会想要。

  (本文完)

  疯情好物:

  拯救臀部“扁平塌”!穿上这件盆骨矫正内裤,塑造立体蜜桃臀,身材曲线吊炸天

  超保暖不臃肿!冬天必备这条打底裤

  比男友见面还持久的暖手保温杯,爱了爱了

  水桶腰女人的逆袭

  往期好文:

  我打开衣柜,小妖光着上身对我笑

  闺蜜做人家情妇,我老公却要护着她

  富婆:小奶装富,租个10万车来撩我

  我扔了闺蜜照片后,老公狂翻5个垃圾桶

  渣老公和初恋,约了个天价炮

  独宠小儿媳的婆婆,肠子悔青了

  THE END

  嗨,我是三花门里的疯子。

  这公公怕都会真过傻了,当年害惨有三个小女人,落得这下场,还哀嚎,实在此人惨兮兮。活该嘞。

  好了,喜欢三花门故事的,

  别忘了常来哦~

  难得吆喝,点个“在看”再走不迟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摩登3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sangyongauto.com/qingganwenzhang/5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