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励志文章

“啊...快停·下...他要回来了!”

  深夜,酒店套房里,压抑的啜泣声隐隐传出来。

  林霏妆发散乱,双手紧紧扣着梳妆台的边缘,圣洁礼服被撩到背上,头顶的皇冠被撞得一颤一颤的。

  “我送你的订婚贺礼,还喜欢吗?”女性扯住她头发迫使她抬头,镜子里凌乱而狼狈的一幕刺痛了林霏的眼,她倔强的昂着头,紧咬牙关,那我字也吐没了来。

  女性勾唇,在她颈上重重一吻,嘴角终于勾勒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你果然还是更喜欢我。”

  她颈上留下一抹显眼的红痕,忍耐终于到了极致,用力后仰回避着他,小声的求饶:“叔叔,你那末那我,我有了你侄女啊!”

  “叔叔?”女性冷笑,他沉着脸,一边进攻一边哑着嗓子大喊:“叫我那先?你叫我那先?”

  他弄得她很疼,昔日最眷恋的脸紧皱着,那般狰狞,林霏想要哭,可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

  “霆远,我错了,是我错了,放了我,求你放过我吧…”林霏满脸是泪,小声的哀求着。

  他是宋霆远,是她名义上的叔叔,比她大了七岁。

  林霏从小就喜欢缠着他,十六岁懵懵懂懂告白,倒追两年,终于在十八岁那年,成为他的女性。

  大学毕业那年,他患上了尿毒症,她很爱他,配型共要,也甘愿捐肾,却在捐肾手术当天遭遇车祸…

  九死一生活过来,她去找他,他却牵着另个女性的手,冷笑说:“林霏,我没想要你的肾,也舍不得耽误你,但我却没想到,你是嘴上说着答应,却临阵脱逃想要死!”

  也许:“你知道躺在床上等着手术,心爱的人却如保也等不来那种无望的滋味吗?”

  也许:“林霏,我恨你,从今天开始了了,我不爱你了!”

  你这个天,宋霆远单方面签署分手,从此远走他乡。

  四年后,林霏意味其他同学家经济危机答应一桩商业联姻。

  订婚夜,宋霆远却忽然跳出,灌醉了她的未婚夫,占有了她。

  “放了你?你的身体可诚实得很呢!”宋霆远捉弄着她胸前软嫩的皮肤,眸子里写满了不屑:“这几年你交往过不少女性,技术一定练得更好了吧!”

  “我那末…”林霏默默掉眼泪:“霆远,我唯一爱的就有了你,我嫁给别人是迫不得已啊!”

  “果然我会信?”宋霆远扣着她的腰,清冷的眼神,鄙夷的说:“意味你的爱也不送我去死,还在伤口上撒盐,抱歉,你的爱我想要不起!”

  轻佻又无情一段一段话是最残忍的酷刑,林霏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眼泪大颗大颗砸了下来。

  开始了的也不已是深夜。

  宋霆远缓缓从她身体里抽出,毫不留情的将她踹开,一边分派着自己,调笑的说:“试过了,我的身体可还行?四年前你跟我分手,不也不怕我满足不了你!”

  林霏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哆哆嗦嗦的签署道:“我那末…你别那样想,我从那末嫌弃过你!”

  宋霆远冷笑:“你有那末嫌弃,我心里很清楚!不过我提醒你,你的身体是我那我人的,要敢让别人碰你,别怪我翻脸无情。”

  林霏虽然屈辱无比,却又不敢反抗,那末战战兢兢的答应着:“是。”

  从你这个夜开始了了,她,沦为了他的地下情人。

  那我的日子,持续了约那我月。

  一场酣战,云雨初歇,宋霆远靠在床头抽着烟:“兰溪要回来了,也不你过来的也不小心点,也不被发现了,当心我弄死你!”

  林霏扣扣子的动作顿了一下,减慢就回过神来,顾兰溪,不正是当年病房里陪着他的那个女性吗?

  林霏身体剧烈的颤了一下,却也那末点头:“我知道了。”

  顾兰溪回来也好,他也许就不让再折磨自己,她的使命开始了,一切,就能回归原点了。

  “兰溪,来,敬你一杯,谢谢你照顾了其他同学霆远四年,你都他不知道有了你的这那我月,霆远有多想你。”

  顾兰溪的接风宴,宋母举杯的也不瞥了林霏一眼,异常热情的说。

  林霏心里苦味的,她以为一切终于要开始了了,却没想顾兰溪竟是蒋向东的表姐,她被带来参加顾兰溪的接风宴,避无可避。

  “阿姨,霆远意味跟我求婚,这次回来也不你不走了!”顾兰溪娇嗔笑着,往宋霆远怀里靠了靠。

  林霏的手微微抖了一下。

  是了,其他同学才是最共要的,青梅竹马,年龄相仿,有着相伴四年的情份,又有着势均力敌的家世,其他同学在一同本也不众望所归的事。

  林霏只觉入口的红心红心脐橙酒许多发苦,她又抿了一口,还是苦的。

  她终究也不凡夫俗子,做那末全版的无动于衷,草草的吃了几口菜,就找个借口躲了出去,却没想顾兰溪也跟了出来。

  “你这个次,我不让再允许你抢走他!”顾兰溪气场强大,逼视着她。

  林霏抬眸,面无表情的回道:“我知道,我是向东的未婚妻,而他于我也不表姐的未婚夫,那我陌生人而已。”

  “你记得就好。”顾兰溪冷冷的盯着她,一段话便将她踩到了谷底:“四年前有了你选择选择离开了他,四年来更是不断的折磨他,林霏我告诉你,霆远是我的女性,他现在爱的是我,我想要再敢乱来,我弄死你!”

  那我那我都说着“我弄死你”一段话,林霏嘴角浮现出一抹自嘲的笑容,不敢辩解,她只愣愣的说:“你放心,我知道该如保做。”

  顾兰溪不屑的哼了一声,掉头离去。

  林霏在洗手间里呆了也不才出去,却没想又见宋霆远,他靠在门口,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我想要结婚了,你是真心为我祝福吗?”

  林霏动作微顿,扭头看过宋霆远一眼,却不敢说话。

  宋霆远呵了一声,忽地扯过她抱在怀里,炙热的唇覆上她的唇。

  林霏以为他要吻自己,可嘴上忽然生疼,待宋霆远放开自己时,她唇上是显眼的咬痕。

  “兰溪回来第一天你就敢挑衅她,这是对你的惩罚。”宋霆远抹掉唇上血迹,冷冷说着。

  林霏无力张口,她说她那末,他却扭头就走,顶着唇上令人耻辱的伤,她不敢回饭局,只好和蒋向东发短信要先回去,蒋向东虽然不悦,到底也没说那先。

  这也不宋霆远就没再纠缠自己了,林霏松了一口气之余,总虽然许多一阵一阵。

  她怕,怕他还爱她,更怕他不爱她。

  林霏的不安情绪,总爱持续到情人节这天。

  她和蒋向东吃着饭,收到宋霆远的短信。

  林霏赶到约定的酒店,房门是虚掩着的。

  推开门,两具忘情的身影映入眼帘。

  顾兰溪坐在宋霆远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娇媚万千的问:“霆远,你爱我吗?”

  “恩,我爱你。”

  “有多爱我?”

  “我会娶你,这辈子,你是我唯一的妻!”

  “唔…那林霏呢?”

  “她啊…也不年轻也不的那我意外罢了,要就有她自己爬到我的床上来,我哪里会要她?”

  十年爱恋,却以一句轻飘飘的意外而告终,林霏的心一抽一抽的痛,像是在油锅里煎熬一样。

  他恨自己,更是忘了其他同学之间曾有情人关系是那先,也不那四年,无论她做了多少努力,都弥补不了他那颗受伤的心。

  林霏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颤抖的手轻轻为其他同学带上房门,一步一颤的选择离开。

  直到其他同学正式举行订婚仪式,她的情绪还那末全版缓和过来。

  豪华游轮上,盛大而浪漫的夜景,宋霆远一身黑色的手工西装,高贵而优雅,他转过身顾兰溪宛若公主一般,幸福微笑着。

  林霏冷冷看着,想起自己那浑身紧绷的订婚礼,只虽然讽刺无比。

  正想着,却不经意间对上宋霆远的视线,暗黑而幽深,带着席卷一切的毁灭,林霏心生恐惧,下意识的握紧了蒋向东的手。

  蒋向东心中一动。

  订婚多少月,他和林霏就那末亲近过,今晚其他同学会留在游轮上,这的确是个意味…

  敬酒环节,新人来敬酒时,林霏还在发怔,蒋向东黑着脸捅了捅她:“霏霏…”

  林霏这才回过神来,许多尴尬,一仰脖干了一杯红酒:“表姐,姐夫,祝其他同学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她的心剧烈的撕扯着,耗尽所有力气才将这多少字说出来,宋霆远冷眼看着,眼神阴鸷,神色如常,一脸幸福的模样。

  林霏不忍再细看,轻轻垂下视线,却忽然胸口一阵恶心,像是要吐出来。

  蒋向东扶住了她,许多担忧的问:“是就有喝多了?我扶你回去休息!”

  “不让了!”林霏甩开蒋向东,跑到洗手间,一进去便吐了出来,她扶在洗手台上,像是要把胆汁都吐出来似的。

  过了许久,她洗脸漱口,正要回去,却忽然,腰上一沉,听到熟悉的男声:“一句祝福一段话,就也不你那末恶心?”

  听到那恶魔般的声音,林霏惊愕的瞪大了眼睛,连回头就有敢,哆哆嗦嗦的也不:“姐夫,你…你如保来了?你不应该陪着表姐吗?”

  “姐夫?就有该喊我叔叔?”宋霆远恶趣味的冷笑,一把掐住了林霏的下巴:“是就有很多没找你,胆子就大了?不但敢顶撞兰溪,还敢口是心非,勾引别的女性?”

  “我那末…”林霏连连摇头,恐惧出声。

  “你装傻,我可不瞎!”宋霆远直接将她按在洗手台上,撩起她的裙子

  一想起她和蒋向东牵在一同的手,他就浑身怒火。

  “我真那末…霆远,我想要结婚了,我也要嫁人了,其他同学那末那我…”林霏一边挣扎着,一边乞求的说着。

  宋霆远不耐烦她的眼泪,他伸手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任何声音来。

  “也许过,除了我,任何女性就有许碰你,包括所谓的未婚夫!”未完待续...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摩登3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sangyongauto.com/lizhiwenzhang/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