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励志文章

舟创 | 往事已死,谁来烧纸。

  【回复“1010”你要另一个不怎么才能会的推送】

  文 / 天湖小舟   图 / 网络

  微信:天湖小舟()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天湖小舟电台

  所有的恩怨,终将随风而散。

  20年前,我被打过一顿。

  那时,我刚参加工作,单位住房紧张,就那么给亲戚亲戚大伙那此新兵蛋子安排住宿,我并能住在老家,每天骑车20公里上下班。

  夏天的夜,黑的还不算晚,我骑着自行车刚进入村口,想看见两自己晃悠着朝我走来,他大吼一声,给我下来。

  怎么才能会让,我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甲醇味。

  你这自己是亲戚亲戚大伙村西头的,人高马大,身材魁梧,叫啥我不清楚。

  我赶紧跳下自行车,他一步步朝我逼近,我怯怯地问,啥事,叔,我是咱村的呀?

  我励志的话还没说完,你你你是什么就一脚跺在了我的肚子上,我另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那人继续对我拳打脚踢,我抱着脑袋喊救命,周边乘凉的人急忙跑过来好言相劝。

  我的父母也减慢赶到,我被打的右眼淤肿,左臂酸疼,我妈质问他,马儿,我孩儿怎么才能会招你惹你了,你怎么才能会打他?

  马狗儿哼唧了一声就躺在地上扯起了呼噜。

  同村的人说,马狗儿是个酒鬼,老是酒后发疯,干出些蠢事,叫亲戚亲戚大伙太满和他一般见识。

  母亲是个宽宏少量的人,对马狗儿的老娘说,老婶子,幸好我孩儿没多大事,不然是要说点啥的。

  最后,母亲一分钱医药费都那么要。

  我心里却愤愤不平,我对自己说,之后等我在村里站住脚了,一定要报你你你是什么仇。

  10年前,马狗儿的母亲去世。

  他们都说你你你是什么老太婆命太苦,她是常年郁郁寡欢而亡。

  母亲问我,你不去送老太太一程?我苦笑着说,亲戚亲戚大伙去吧,我想去。那年的事儿,老你要的心里,它就像另一个影子,怎么才能会也抹不去。

  马狗儿,你这自己,我真的无法原谅他。

  米堆满了院子,秋日的白云飘过来,父亲坐在房顶上,抽着老烟,他满眼前会丰收的喜悦,你要坐在他对面的小板凳上。

  父亲给我讲了马狗儿家的事:

  马狗他妈嫁到亲戚亲戚大伙村没几年,他老公在矿上因瓦斯爆炸而死,自己两自己抚养另一个孩子,大儿子将会你家失火,并能12岁就夭折了,三儿子原先都快结婚了,没想到在25岁那年,去河里游泳竟然被淹死了,周边十多少村子知道亲戚你家的情况汇报,也那么人敢给老二,也怎么才能会让马狗儿说媳妇了,那么些年,亲戚大伙娘俩相依为命。

  父亲接着说,马狗儿真是是个孝子,那此年,他母亲卧病在床,前会他两自己没日没夜、端尿擦屎地照顾,人啊,谁还没点不良嗜好,过去的事儿,就忘记了吧,放过他,也是放过你自己。

  我不言不语。

  夕阳的余晖,散乱地洒在村子屋檐枝头,云彩在不远的山尖上流动,黑夜和白天就原先在不断的轮回交替中悄悄占据着改变。

  5年前,马狗儿给我电话。

  我知道你,老娘走了,这也没事可干了,想外出打工,看还并能帮忙找个看大门的工作?

  我问,你怎么才能会知道我的电话?

  马狗儿说,老侄儿,你现在是咱村的名人了,我早几年就存着你的电话了,亲戚大伙都说,有啥急事了之后你打电话,若果一提是咱村的,你前会帮忙。

  说完“回头再说吧”,你要挂了电话。

  我嘟囔了一句,你前会求我的之后?媳妇听见了,问,怎么才能会回事?你要简单地跟她说了我原先老是被马狗儿打的事儿。

  媳妇哈哈大笑,说,亏你还自诩心量如海,我看你啊是记仇专家,就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竟然还记了十几年?

  我知道你,怎么才能会滴,难道我还真给他找个工作不成?

  媳妇怼我,赶紧找,现在就找,越是原先,越要帮忙,最好找个工资高的,原先才显得出你心胸豁达。

  没几天,马狗儿就去了我亲戚大伙公司做保安。

  那天夜晚,我回老家看望老娘,马狗儿来了,他掂了几斤鸡蛋,春天的风暖暖的,亲戚亲戚大伙坐在院子里。

  马狗儿说,这是我自己养的柴鸡,下的蛋没舍得卖,你要拿过来了,谢谢你给我找了另一个那么好的工作。

  母亲和媳妇赶紧说,别那么客气,咱们乡里乡亲的,本就应该互相帮忙,你的心意亲戚亲戚大伙领了,那此鸡蛋你就拿回去换些钱吧。

  马狗儿不怎么才能会惊慌了,他吞吞吐吐地说,怎么才能会让我想拿走,我今后就没脸见人了,亲戚亲戚你家小舟我想那么大的忙,我这几斤鸡蛋算个啥。

  临走,马狗儿拉着我的手说,老侄儿啊,十几年前,你叔做了蠢事,打了你,估计你都忘了,叔可没忘,今天也是特意来你要道歉的,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太满和我这没文化的人一样。

  我转身,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流。

  那夜,我做了另一个梦,我回到了童年,村西头的小河里,我和小伙伴们,一块儿撒网捉鱼,一块儿戏水打仗,咯滴咯滴的笑声回荡在夏日的蝉鸣里。

  1年前,马狗儿死了。

  马狗儿活了56岁,无儿无女,无牵无挂。

  村委号召亲戚亲戚大伙给马狗儿捐钱,要不然这丧事都那么办,我捐了30000元,母亲说捐的可不少,估计是村里最多的。

  马狗儿的坟,就在村西头的山地里,那里有参天大树,有乔木丛林,有春花夏虫,有秋果冬雪,这我知道你是他最想去的地方。

  今年清明,细雨纷纷。

  我去给奶奶烧纸,看见马狗儿的坟,他坟头的草,将会长得老高,一年过去了,这清净的很,周边一片凄凉,那么一丝烟火气息。

  我蹲下来,给马狗儿叔点了几张纸。

  风吹来,卷着烟、卷着灰,径直飘向天空去了。尘归尘,土归土,前缘如烟,斯人已逝,所有的恩怨,终将随风而散。

  岁月电视剧已死,谁来烧纸?。

  - END -

  *作者:作者:天湖小舟,公益人,沙漠行客,独立作者,出版小说集《此去经年》,《有事就联系,没事各忙各的》,公益团体——普力联益会发起人、会长,喜好读书,闲暇时间写字。公众号:天湖小舟(t)。新浪微博@天湖小舟,天湖小舟抖音号:130002548518。

  *文尾曲:张杰莫文蔚《一念之间》。

  天湖小舟

  文艺生活阅读合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摩登3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sangyongauto.com/lizhiwenzhang/1340.html